【昊翔】独占欲-1

蒙眼play

昊翔

时间是在中国队赢了的当晚

如果以上都没问题那么请用——

 

孙翔来的时候唐昊正在吹头发,吹风机的蜂鸣声掩盖掉不少声音,直到唐昊听到敲门声去开门,等了半天的人顶着不耐烦的一张臭脸。

“干嘛呢你半天不开门。”孙翔进门,熟门熟路的往里走。

“吹头发呢,没看还湿着么。”唐昊关上门,伸手把孙翔拉进怀里,亲了上去。面对突如其来的吻,对方很自然的回应,唇齿纠缠着探寻彼此的味道和气息。过了一会儿两人气喘吁吁的分开。孙翔抹了一把下巴,摁住对方不安分的手,“水都滴我脸上了,你要不要再去吹吹头发?”

唐昊抬手摸了摸头发,又搂回对方的腰上,“算了,麻烦,反正过会儿就干了。”他凑到孙翔耳边,压低了声音:“做做运动很快就能干了,嗯?”感受到对方微微颤了一下,他满意的得寸进尺,舔了舔眼前通红的耳垂。

“卧槽唐昊你今天犯什么病!”孙翔像受惊的猫一样炸毛跳开,看到唐昊带着嘲讽的笑脸,他立刻后悔自己反应太大,“……你今天很有兴致啊?”

“得了冠军当然心情好啊。”唐昊没动,抱着胳膊看傻子似的看着他。

“傻逼么你!哪有你这么个好法的!”孙翔脑子有点跟不上了,正想憋出些话掩饰自己的失态,唐昊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身去翻行李箱。

“……你干嘛呢?”孙翔的疑惑转换成不好的预感——正如先前被对方骗着吃了很辣的水煮鱼之前、洗完澡被对方抢走了唯一条干净的内裤之前、第一次放弃了主动权于是至今也没能翻身做主人的时候一样的,不好的预感。虽然他们时常吵架拌嘴会争的脸红脖子粗,看起来仿佛智商一致的小毛孩,但是孙翔很多时候想不明白唐昊,准确的说是基本没猜透过,但实际上他并不在意这些。都是成年人了,谁都要有点自己的空间和秘密,何况他们还不在同一战队,除了这次世界联赛。不用刻意隐瞒,不会有意深究,言行举止间能感受到的就是全部,反应慢半拍,那就半拍之后再明白就好。

反正日子还长。

唐昊翻腾了一会儿,终于满意的走回来。手里拿着一条细长的……领带,还甩来甩去的。孙翔心里大呼不妙,表面上还想装淡定,但是当他被压到墙上,对方还把这玩意儿往自己脸上招呼的时候,他立马慌了。

“卧槽你要干嘛!别往我这儿缠!”孙翔手忙脚乱的挣扎,“放手啊!你变态么!”

“我流氓。”唐昊尝试了几次都因对方挣扎不能如愿,又不耐烦起来,“你乱动什么啊,不能老实点!”看到孙翔一脸“怪我咯?!”的表情,他决定换个思路:“你怕了。早说啊,看把你吓得。”

这一句准准地戳在了点上,孙翔血气一下冲上了脑门儿:“谁他妈怕了!我能怕这个?!你来啊!”

唐昊从善如流,捏着领带迅速在孙翔的眼睛上绕圈,飞快地打了个结,不留给他反悔的机会。

孙翔眼前一黑的瞬间就后悔了,可是又不肯认怂。老老实实的让唐昊打了的结,心里把他的祖宗问候了个遍。他倒想说些什么振振气势,可惜脑子已经当机了。

唐昊看着眼前局促不安的人,明明什么都看不到了,还微微转头想看什么,紧张的呼吸都乱了,还攥着拳头抿着嘴一言不发。

一副任由自己宰割的样子。

想到这里,唐昊心中名为独占欲、抑或爱意的感情突然膨胀开一团,吵吵闹闹的挤满了胸腔,变成一种无可替代的满足感。

他伸出右手,食指的指背轻轻蹭了蹭孙翔的下巴。突然被触碰,后者短促地轻哼了一声,又恢复了沉默。

黑暗中感觉更为灵敏,仿佛突然长出了许多小小的触角来接受信息。脸颊捕捉着指尖的温度,温暖的、带着些许潮湿的水汽划过唇畔,另一只抚上后背,向腰间滑去。

还有可恶的、近在咫尺的鼻息。

这些感觉弄得他痒痒的,或者说是,渴。带点情欲的触碰,可更多是逗弄,一点一点的点起火星,飘忽的不安定感让他渴望更多。

终于唇瓣触碰嘴角,依依恋恋却浅尝辄止。孙翔抬起手,摸索着扶在熟悉的手臂上,像找到支点一般,开始回应起对方的行动。捕捉住若即若离的唇瓣,终于能按自己的步调展开攻势,扫过牙齿和口腔,找到舌头开始纠缠不休,这才是熟悉的节奏。

从被蒙上眼睛开始,孙翔就觉得今天的唐昊多半有病。慢慢悠悠、轻轻柔柔的节奏,跟平常擦枪走火、提枪就上的做法完全不是一个画风。找到真实感的孙翔不由自主的有点沉溺其中,直到分开的时候才发觉比平日更喘不过来气。然后他听到唐昊噗的笑了一下,气息扑到他的脸上,感觉十分不爽,想说些什么,对方却像累了一样,下巴搁他肩膀上,手还往下滑。

“孙翔~”懒洋洋的带着鼻音的腔调,偏偏让他的心跳漏了一拍,正要应一声,耳朵却突然被含住,尾音一下子颤颤的上扬了一个声调,听的自己的脸红到耳根,孙翔愤愤的咬住嘴唇。唐昊倒是又开口了,呵气在他的耳边:“叫我的名字。”

孙翔脸还红着,顺从的张嘴:“唐昊……”他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

“……你他妈有病吧唐昊!!!”


——TBC——

请勿转载

 
评论(29)
热度(78)
© 汐宫核桃仁|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