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昊】霜落之海

Chapter 1

 

空荡荡的走廊响起了脚步声。

唐昊打个呵欠,揉了揉眼睛,有些睡眠不足。做了个梦提早醒了,竟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干脆起床,直接去训练室。

秋日特有的温厚日光透过窗户,在走廊上印下一路暖橙色方格。唐昊拉开一扇窗,迎面吹来凉爽又清新的微风,顿觉神清气爽。他拉拉外套衣领,继续向训练室前进,很快就到了门口。

“哗啦”

手刚放到门把手上,就听到屋里传出了声音,这他动作顿了顿。

这么早,就有人来了?唐昊带着疑惑推开门。

晨光中颀长的身影向他转过身来,扎起来的头发被阳光照成酒红色,俊美的脸上一副小孩子做坏事被发现了的惊讶表情。

是张佳乐。

“……队长。”唐昊的目光定在张佳乐的手上,一手拿着一根粉色的棒棒冰,一手拿着包装袋正准备扔掉。

“唐昊,早啊。”张佳乐恢复了熟悉的笑容,把包装袋扔掉,走上前。“咔”的一声,把棒棒冰掰开,递给他一段:“封口费。”

唐昊这才想起来训练室不能吃零食的规定,不禁有些想笑。看一眼张佳乐递过来的棒棒冰,是后段。

“我想要你那段。”唐昊认真的讨价还价。

张佳乐闪过一个惊恐的表情,迅速把前段塞到自己嘴里,然后一脸大方的把后段又往前递了递:“给。”

唐昊心里点点点,沉默的接过后段,俩人在凉爽的初秋清晨,晒着太阳,一人一半吸着粉嫩嫩的棒棒冰,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队长,来一场?”吸了一会儿,唐昊总是想起来,来这么早不是为了蹭棒棒冰的。

“行啊。”张佳乐掏出账号卡,“先打两场,再来个指导赛?”

“好。”登陆完毕,唐昊建了个房间,告诉对方号码。

“这算是开小灶吧。”张佳乐点进房间。

“这算封口费。”唐昊把棒棒冰吸的“啧啧”响。

最后PK了五场,还没打指导赛,张佳乐就饿了。看看表,也到食堂开门的时间了,便招呼唐昊一起去吃早餐:“先前吃饭吧,指导赛改天再说。”

唐昊张口,话却在舌尖打了个转又咽了回去,只说出一个“哦。”

改天是什么时候……这种话问出来,很幼稚吧?

攥起来的掌心有点湿,唐昊用力捏了一把衣角。

小小的狐狸幼崽,跌跌撞撞地第一次爬出窝。

抬头看到月色皎皎,万丈银辉。

 

Chapter 2

 

第二天张佳乐照例提前到训练室,看到已经在练习的唐昊。

“哟,今天也很勤快啊。”看到新人这么上进,张佳乐很高兴。站唐昊身后看了会儿,又去冰箱里拿了跟棒棒冰,递了一段到唐昊嘴边。唐昊下意识的咬下去,打完一局看一眼,又是后段,不过今天是淡紫色的葡萄味。

“队长,来一场?”

“行啊。”张佳乐欣然同意,“先打指导赛吧。”

“嗯。”

从那之后,唐昊每天都提前到训练室。或是跟张佳乐切磋,或是打指导赛,或是张佳乐给他分析昨天练习中出现的问题,一边吃着半段或粉或紫的棒棒冰,当然唐昊的永远是后段。

唐昊还问过棒棒冰为什么只有这两种口味,张佳乐回答:“我不喜欢橙子味儿的。”

除了橙子还有别的啊,天天粉粉的总觉得画风不大对。

“这俩颜色好看啊。”

服了。唐昊认命地继续吸,不再多问。虽然每天训练的内容不一样,但每天吃棒棒冰倒是没断过。

直到一个深秋的清晨,大风刮的枯叶哗啦哗啦的响,唐昊在训练室裹紧外套,哆哆嗦嗦的吸棒棒冰。打了个寒颤之后他开始思考这种行为的意义,他转头看身边围巾都没取下来的张佳乐:“队长,你冷么?”

张佳乐捏着棒棒冰前端没有冰的那一小块塑料,刚要张嘴说话,牙就“咔咔咔”的颤了三颤。

“……”唐昊看着他,愣了一会儿,“队长你图个啥?”

“我就想吃点甜的,”张佳乐把围巾又紧了紧,“大早上的,特想吃甜的。”

唐昊就这么看着他思考了半天,也没想出该说什么,只觉得醉了。

“你能别这表情么,看的我很受伤。”

唐昊这才反应过来,默默把头转回去。

第二天早上,张佳乐来了照例要去开冰箱冷冻室的门,唐昊制止了他:“冷藏室。”

张佳乐愣了一下,打开了冷藏室的门,一块精致的树莓小蛋糕端端正正的摆在那里。

“哇!”张佳乐开心的把蛋糕从冰箱端出来,“给我的?”

“嗯。”唐昊想了想又补充道:“开小灶的学费。”

“好好好。”张佳乐笑的眼睛亮亮的,在他旁边坐下,打开外壳,“怎么就一个啊,要不你先来一口。”

“不用,我又不像你非得吃甜……”正说着,一块蛋糕凑过来,眼看奶油就要沾到鼻子,唐昊下意识地张口接了过来。

张佳乐说了句“光我自己吃多不好”,就开开心心地开吃了。

唐昊根本没听见他在说什么,本能地嚼了两下就囫囵吞了下去,完全顾不上尝味道,满脑子都是冷静冷静冷静控制呼吸不要脸红不要脸红自然自然自然放轻松。那一小块蛋糕像滴进油锅的一滴冷水,猝不及防地瞬间炸开,声势浩大的沸腾着,吵吵闹闹地想把这热度昭告天下。

他何曾经历过这么难熬的一瞬,偏偏罪魁祸首还正在他身侧,触手可及的距离,正开开心心的吃着甜点,对他的异状毫不知情。

终于,他像被抽走了力气般,一下安心下来。

他没发现,太好了。还好,他没发现。

他冷静下来,和张佳乐聊起昨天的训练。

唇齿间,残留了一点浆果微酸的味道。

那天晚上,唐昊躺在床上想,要是被他发现了,又能怎样呢。

他眼中的自己只是个新人后辈,未经雕琢不成气候。就算是与同期的新人相比,也是乖巧礼貌的邹远更招人喜欢,不像自己性子拧脾气差,就算每天提前训练独处的时间,自己也不会找什么有趣的话题,只会干巴巴的请教打法和战术……

不,不是。

重点不在这,这些都无关紧要。

他的心里早就住下一个人了,在自己遇到他之前,那把狂剑,就在了。

听说孙哲平退役之后,他们就没再联系过。

可是,那又怎样呢,他钥匙圈上那枚葬花的挂饰,一直都在。

唐昊向右侧着,慢慢蜷起身子,宛若婴儿在子宫中的姿势。

最有安全感的姿势。

“张佳乐。”这三个字被舌尖小心翼翼的送出,好像能把人灼伤。

“张佳乐。”像深海的水,压的人喘不过气。

枕头潮潮的,真讨厌。

小小的狐狸好奇的舔了舔水中的月亮,却在那瞬间看到它碎掉。


——TBC——

请勿转载

 
评论(7)
热度(48)
© 汐宫核桃仁|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