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昊】霜落之海-3

前两篇传送门    


Chapter 5

 

第七赛季,百花再次与冠军失之交臂,惜败微草。

又是一年夏休期,队员陆陆续续都回家了,唐昊跟他们一一道别,留了下来。

他像往常一样,每天早早起床去训练室,认认真真的做每天枯燥的基础练习,研究新打法。他一遍遍的复盘,看着百花缭乱绚丽的身影,思考如何和他配合。

想变得更强。

想站在你身边。

职业群里天天喊着放假好无聊,唐昊却觉得快要忙死了。一直看百花缭乱看的他眼花缭乱的,他起身去窗边远眺,想放松下眼睛,却在花坛旁的绿荫中看到了熟悉的颀长身影。

唐昊愣了一下,转身就往花坛跑,跑到楼下他才想起来,刚才忘了揉揉眼睛再看一眼,会不会是看错了。这个念头在他脑子里转啊转,直到再次看到那心心念念的背影。

他咚咚咚的跑到张佳乐身后,对方好像在想事情,完全没察觉,唐昊叫了声:“队长?”

张佳乐这才有点惊讶的回过头来,“昊昊?你一直没回去?”

“嗯,队长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大热天的,唐昊跑的额头起了一层细细的汗,可还是很高兴的样子。

“嗯……我回来处理一些事情。”张佳乐的神色有些奇怪,不像平常总带着笑意,躲闪的目光让唐昊心慌。

张佳乐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像下了决心一样开口。

“我决定退役了。”

终于说出这句话,却一点如释重负的感觉都没有,他甚至不敢看唐昊的眼睛。他思考了大半个夏休期才做出的决定,现在向人提起,却让他自己觉得慌乱。

“你……”‘说什么’三个字被生生咽回去,唐昊听觉自己颤抖的声音:“为什么?”

我累了,我受够了,我独自扛了两年半的梦是时候醒了。这些对自己说了无数遍的话,此时却一句也说不出来。他看着唐昊抿着嘴,整个人都绷得紧紧的,还想努力的挤出一个笑容。

他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觉得心疼。

“你……觉得合适就好,虽然你现在还是很厉害,可是你要是不想打了,你……”唐昊拼命的、干巴巴的想说些什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觉得鼻子有些酸,声音也不由自主的在颤抖,他想深呼吸一下或许会好些,可是头顶传来的触感让他停了下来,“诶?”

“别哭,昊昊。”张佳乐一脸哀伤,揉揉他的头发,“别哭。”

他看着眼前的少年,明明被打击的溃不成军,还跌跌撞撞的想要安慰自己。他本以为唐昊会失控,会对他发脾气,甚至揪着他的领子问他为什么抛下百花——这对自己而言反而更轻松。可是他只是笨拙的、青涩的、慌慌张张的,想要安慰自己,连自己哭出来都没能察觉。

唐昊的泪水和努力装出的懂事的样子,都在那一瞬间崩溃了。他觉得树上的蝉太吵,透过树叶的阳光太刺眼,浑身是汗好难受,自己哭的真难听,全世界都这么不顺意。

然后,张佳乐轻轻把他搂进怀里。

“你为什么要走,你明明那么厉害,我还没能和你一起打比赛,我一直在练习和你配合的打法……啊你不喜欢流氓是不是?那我们可以找狂剑来啊,越云那个狂剑新人,你不是说他很有前途么,我们把他买回来啊,要是他不行,我们去请蓝雨的于峰啊,你可不可以留下来……”唐昊哭着,拼命的想说些什么,可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知道他每说完一句,张佳乐都轻轻回一句“好。”,手还在一下一下轻轻抚着他的背,极具耐心的慢慢哄着他。

张佳乐轻声细语地哄着唐昊,才发现这个由他一手带出来的少年,如今已跟自己一样高了。这一年的时间里,他不知疲倦般飞快的成长着,或许很快就可以独当一面,可惜自己不能陪他走到那时。

这个一直最让自己省心的孩子,如今因为自己的任性,哭的像只被抛弃的小兽。

唐昊只觉得世界都崩塌了。

我还没能站在你身边保护你。

我还没有资格把我的想法告诉你。

我在你怀里,听着你近在我耳边的声音。

我第一次离你这么近。

你怎么就要离开了呢。

因为张佳乐喜欢而被认真打理的花坛中,百花齐放,姹紫嫣红,在阳光下妖娆着,简直要灼伤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他从张佳乐的肩膀上抬起头,瓮声瓮气的叫:“队长。”

张佳乐看着他红红的眼睛,仔仔细细的给他把眼泪擦干净,“嗯。”

“你还会看比赛么?”唐昊还控制不住呼吸,一下一下的抽噎着,眼睛倒是明亮。

“嗯。”张佳乐顺了顺他的头发,又给他整好衣领。

“好。”他的眼神格外坚定,“我会成为最强的流氓选手,也会成为百花的核心。”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你说过的,我都会做到。”

小狐狸终于到了大海。

它看着月光铺满波光粼粼的水面,像撒下了大片银霜,姣姣生辉。

这光会沉入海底吧,成为鱼儿的梦,在自己无法触及的地方。

无法触及又怎样,小狐狸甩甩尾巴。

我已经可以独自去远方。

任何一个,被月光笼罩的地方。


——END——

《全职高手》第三百零八章 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

唐昊,百花战队的二年级生,新秀第一年还是默默无闻的角色,但是一个夏天过去后像是突然开了窍一般,本赛季强势崛起,成了百花队长张佳乐突然退役后,百花战队绝对的核心人物。

请勿转载

 
评论(9)
热度(36)
© 汐宫核桃仁|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