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刘卢】逆鳞是片滑溜溜的鳞片❤

手速太慢没赶上别哥的生贺(咳咳

只是日常


凌乱的脚步声点亮了楼道的声控灯,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焦急地跑到一扇门前,急匆匆的打开门,两人迅速闪进去,一声门响将他们与外界隔绝。因奔跑而急促的呼吸混合着湿润的水汽,两人急不可耐的开始脱衣服。

“小别前辈……”

“嗯……”

“……雨下的好大啊!B市下雨都是这样的么?”卢瀚文把湿透的短袖甩到地上,又踢开吸饱了水的鞋子。他趁着夏休期来B市找刘小别玩,早上出门时还是晴空万里,没想到回来就被热情的暴雨淋了一头一脸。只是从车库到楼道的距离,就被浇了个透彻。

“这差不多就是今年最大的一场了。”刘小别拎了双拖鞋扔给卢瀚文,抹了把脸上的水,有点懊恼:“出门前忘了看天气预报了,不然也不至于淋成这样。”身为常年呆在室内的宅男,他完全忽略了天气对出行的影响。

“哇!最大的一场雨!”卢瀚文穿上拖鞋,把刚刚踢开的鞋摆好,眼睛亮晶晶的:“我一来就赶上最大的雨了!好厉害!”

简单而纯粹的思路,爽快而明媚的笑容。

风雨再大,依然朝气蓬勃的小太阳。

刘小别心里的某个地方,突然软了一下,他柔声道:“快去洗澡吧,别感冒了。”

卢瀚文脆生生的应了声好,啪嗒啪嗒地跑去他住的客房拿换洗衣物,“小别前辈你坚持一下,我快快洗完你就……啊——!”

刘小别正扯了条毛巾擦脸,被卢瀚文这一嗓子吓得差点把毛巾吃了,他有些气恼的回头,看到卢瀚文跌跌撞撞地从屋里跑出来,泫然欲泣的扒着门框:“对不起啊小别前辈,我早上开窗通风走的时候忘了关,潲雨了。”

刘小别一听这个,立马没脾气了,本来就是他没注意天气,才害卢瀚文淋了雨,要是自己早注意到,也就不会潲雨了。何况眼前的卢瀚文,垂着头攥着衣角,紧张的都不敢看他,偶尔小心翼翼的偷偷瞟过来一眼,生怕他生气。

这哪气的起来啊。

刘小别叹口气,去客房视察降水量,卢瀚文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后。和卢瀚文的内疚相对应的,眼前的景象确实够惨:窗帘湿哒哒的黏在刚关起来的窗户上,还在滴着水,窗前的地面上出现了个小湖泊,正随着滴水闪闪发亮,最要命的还是床,被雨水侵占了足有半壁江山。

啊……心好累。

“小别前辈……”卢瀚文看着眼神死掉了的刘小别,快哭出来了。

“没事儿,不怪你。”刘小别回了神,抬手揉揉卢瀚文的头发,“多大点事儿啊。”

卢瀚文如获大赦,感激涕零:“我明天帮你洗床单被罩啊小别前辈!”

“好啊,你今天就先跟我一块儿睡吧……”刘小别想着还有多的被子和枕头,转眼看到卢瀚文的表情“……至于这么高兴么?”卢瀚文点点头,高兴地跟捡了钱似的,刘小别看了他一会儿,放弃了思考:“快洗澡去吧。”

“好的小别前辈!”卢瀚文欢乐的拿上衣服进了浴室,走个路都蹦蹦跳跳的。

刘小别找了个干墩布,先墩干净了窗台下的那滩水,心里庆幸当初没买原木地板。简单的收拾了房间,卢瀚文就擦着头发出来了,叫他去洗澡。

刘小别洗完澡出来,卢瀚文正趴在他的被窝里,抱着他的枕头玩手机,刘小别从橱子里找了枕头和被子扔到床上:“来来来,那是我的地儿,你睡这。”

卢瀚文欢呼一声,伸开手脚咕噜咕噜的滚到了被子堆里:“好软啊。”

“这床本来是秋天盖的,所以稍微厚了点。不过今天下着雨,应该也不会热,热的话你盖我的。”刘小别把枕头摆好,卢瀚文已经用被子把自己卷成了被子卷,头被卷在里面,只有脚露出来。

刘小别把枕头靠着床头放好,倚着坐下来,看到卢瀚文的手机闪了闪:“你手机响了,QQ。”

“啊?”卢瀚文挣扎着想把头伸出来,像条肉虫一样扭了半天也没能成功:“小别前辈你帮我看一眼吧。”

刘小别嗯了一声,把手机捞过来:“黄少天在蓝雨群里说……他看电视的时候抠了下肚脐,然后被他妈骂了。”一大段话他懒得读,总结着复述了一下,“还骂的挺惨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前辈这么大了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卢瀚文笑的被子卷都散了。

“对,你们蓝雨的人都在这样嘲笑他。”提示音响个不停,刘小别把手机递给他,“不过为什么要抠……肚脐?”

“啊?为什么?”卢瀚文停止了翻滚,疑惑这个问题:“没什么特别的吧,就像挠头一样很普通吧。”

“诶……是么……”刘小别的表情变得有点微妙,陷入了沉思。卢瀚文看着这样的刘小别,也陷入了沉思。

“啊!我知道了!”卢瀚文灵感突现,“小别前辈觉得碰到肚脐会难受么?”之前在微博上看到过“身体某个讨厌被触碰的地方其实是上辈子的致命伤”的说法,才意识到有的人身上有讨厌被碰到的地方。不过因为自己没有所以也没在意,没想到……看着刘小别的脸色,卢瀚文知道自己猜对了。

弱点被发现了的刘小别表情不大自然,“也不是那么……只是不想碰……喂!你想干嘛?!”

卢瀚文跃跃欲试地爬过来了,刘小别一下子就坐直了,下意识地把手放在肚子上护着,卢瀚文看他这样更来劲了:“别怕小别前辈,我就是有点好奇。”

“谁怕了!你别过来!”刘小别捂着肚子往后缩,可惜床就这么大,他都缩到床边了,卢瀚文两步就爬过来了,伸手就要撩他睡衣:“小别前辈你别躲啊,我就看看。”

“看什么看啊有什么好看的!”眼看卢瀚文近在咫尺,还都上手了,刘小别急眼了,掀开薄被就要往床下跑。卢瀚文眼疾手快,扑上去双手环住他的腰把他拖了回来,刘小别让他这么一捞失去了平衡,手脚乱舞地仰面跌回了床上,跟卢瀚文摔成一团。卢瀚文趁刘小别调整姿势的空当挠他的肚子。

刘小别内心很生气,可是身体很诚实——太痒了,他抖的像窗外暴雨中的新叶,笑的停不下来。

卢瀚文本来是打算趁机戳他肚脐的,没想到戳歪了刘小别反应还这么大。对方吃了炫迈般的反应让他玩心大起,虽然明知道现在刘小别怒气值肯定爆表了,但是机会难得,卢瀚文义无反顾地加快了手速挠他痒痒。

帮人帮到底,作死作到家,卢瀚文一脸灿烂,朗声道:“小别前辈笑的好开心啊,这么高兴么?”

“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卢瀚文!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刘小别快气死了,可惜千言万语堆在嘴边,就是说不出来。卢瀚文第一次攻击时他就条件反射地弓起身子缩了起来,试图躲避攻击,谁想卢瀚文手快又准,招招致命见缝插针,他防守不暇难以攻击,憋着一腔怒火笑的肚子酸疼。现在卢瀚文一句话彻底激怒了他,刘小别果断转守为攻,放开手脚去挠卢瀚文——反正挡不住。

两个剑客转眼间开了狂暴,成了卖血的狂剑,不计伤害但求输出,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直到血槽空了,两人才反应过来没带奶妈。

精疲力竭的卢瀚文说人类为何要相互伤害,小别前辈咱停手吧,累的话都懒得说的刘小别一脚把他踹开,算是答应了。

瘫在床上揉了会儿肚子,卢瀚文突然想起了初衷:“小别前辈咱们好像跑题了。”

“……从我卧室滚出去。”

屋里弥漫着清新的夜雨的气息。

夜还很长。


——END——



不知所云

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

这篇写了好久啊 写雨落如带的时候就开头了

同时搞三篇我也是有病(。

拖了太久反而草草收尾了

手速硬伤 仅次于我的智商

最后说一句 

我可是在当年721暴雨夜10点多 从女仆餐厅游泳俩小时回去的人

请勿转载

 
评论(16)
热度(55)
© 汐宫核桃仁|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