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微草灰兔(一发完结)


 王杰希正在给窗台上的花草浇水,舍管就来敲门了。

“检查卫生了哈,有什么不该有的赶快收起来。”

高英杰刚说了个“请……”,叶修就推门而入了。熟门熟路的在屋里溜达了一圈,再去阳台瞄了一眼,最后敲了敲厕所的门。

“有人!”刘小别的声音传出来。

“快点儿,查卫生呢。”叶修懒洋洋地站门口等着。

“我大号,还得有一会儿呢。”刘小别拒不合作。

“你不是躲厕所抽烟呢吧?”叶修起了点儿疑心。

“没!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不信你闻!”刘小别被冤枉,有点急了。

“嘿你这熊孩子,上大号让我闻什么闻。”叶修很嫌弃的远离了厕所,问王杰希:“厕所打扫了没啊,宿舍长?”

“打扫了,今天英杰做值日,刚倒了垃圾。”王杰希放下水壶,慈爱(x)的看了一眼高英杰。

“行吧。”叶修点点头,这卫生就算查完了,临走前还对着厕所喊了句宿舍禁烟哦。

徒留刘小别悲愤的怒吼和他带来的淡淡的烟味儿。

过了一会儿,刘小别贼兮兮的从厕所探出头:“安全了吧?”

高英杰点点头,跑去把门锁上。刘小别如获大赦地走出厕所,把怀里的小东西交给高英杰:“喏,还挺乖的。”

一只幼小的灰色波兰兔,像一小团绒绒的毛球般暖暖的。它忽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高英杰,用小鼻子拱了拱他的手,小耳朵跟着抖了抖。

“……啊……”

两人都被萌化了。

高英杰好不容易凝固起来(x),赶忙像刘小别道谢:“刚才多亏了你手快把它抱走,不然就要被叶老师发现了。”

刘小别很潇洒的摆摆手:“多大点儿事儿啊,这周的检查挨过去了,可以放心了,还好每周只查一次。”

王杰希从花盆里薅了把叶子喂兔子。

仨人蹲地上围了一圈,看它吃。

“啊……”

好萌啊。

刘小别忍不住伸出手,用两根手指小心的在它头顶轻轻摸了摸:“好好吃饭,快点长大啊小乔。”

高英杰跟着摸了摸它的后背,“一帆乖乖。”

乔一帆吃饱了,感激地舔了舔王杰希的手指,王杰希荡漾的眯起眼,两只眼都一样大了。

兔子是高英杰昨天下午抱回来的——他原本只是去买个水果,顺便在隔壁的宠物店溜达了一圈,只是因为在兔子窝中多看了它一眼,谁想一下就对上了眼。

高英杰抱着兔子走到宿舍楼底下才想起来宿舍禁止养宠物,慌慌张张地给王杰希打电话。王杰希下楼接他的一路上想好了十八种方法劝说高英杰不在宿舍养兔子,然后在他看到那团巴掌大的毛球的一刻,千言万语汇成了一句:养着吧。       

就这么养着了。

顺便,乔一帆这名字是王杰希算了一卦之后取的,全票通过。

宿舍长的心思你别猜。

“小别,咱一会儿有课吧?该走了。”宿舍长看看表,发话了。

“哦哦!对!”刘小别如梦初醒般跳起来找书,转眼间就跟着王杰希一起出门了,留下没课的高英杰一个人看家。

高英杰蹲着玩了会儿兔子,蹲累了就坐到床上玩,坐了一会儿觉得不如躺下来。

他就睡着了。

一梦坠入五里雾中,恍惚间他听到了咕咚咕咚的水泡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着房间昏暗的光线,他隐约看到饮水机前有个清瘦的身影。

“……刘小别?高英杰含糊的叫了一声,未等对方回应便被席卷而来的睡意拽入一片黑暗。

高英杰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兔子睡在他枕边,王杰希和刘小别还没下课。

高英杰躺床上发了会儿楞,清醒了,想起来他俩的课一直上到晚上九点,就自己收拾收拾去食堂吃饭了。

 

 

第二天早上,高英杰看着饮水机前的刘小别,直接从床上弹起来了。

高英杰一向是个稳重的孩子,所以他这一下子把屋子里的两人一兔子都惊着了。王杰希问他怎么了?

“小别你……昨天去上课,中途回来过么?”高英杰此时的表情还有点忐忑,当他听到否定的答案后,脸色简直风云突变。

他看一眼饮水机——咕咚咕咚,又看一眼乔一帆——啊好萌啊……

王杰希觉得高英杰表情丰富的都能做个表情包了,高英杰终于纠结的开口了:“那个……舍长,我昨天好像看到一帆他……变……变成……”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简直细不可闻,王杰希完全没听到关键字:“变什么?”

“变大变小变漂亮。”刘小别顺着就接了下去。

王杰希斜了他一眼o_O

刘小别闭嘴了。

王杰希用眼神鼓励高英杰继续说下去,高英杰吭哧了半天,红着脸一咬牙一跺脚:“变成人了!”

“噗——!”刘小别漏气了。

王杰希皱皱眉,想教育高英杰,他刚一张口就在镜子中看到了自己的双眼。

话在嘴里拐了个弯儿:“你继续说。”

这下换他被俩人一兔子惊恐的看着——如果他们没有读错乔一帆的表情的话。高英杰自己都惊讶王杰希居然没直接训他,更何况刘小别。

“……就昨天,你们都走了,我自己在睡觉。半梦半醒间看到有个人在饮水机那喝水,当时睡迷糊了,以为是小别。可是后来想想,总觉得……嗯,感觉?唔……”高英杰正纠结着用词,发现两人都面色凝重的看着自己,他一下子败下阵来:“好吧,或许是我在做梦。”

两人显然不满意这个答案,仨人面面相觑了一阵,齐刷刷的转头去看兔子。

乔一帆感受到三道炽热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抖了抖,就地趴下装了会儿死。

没用。

乔一帆睁眼看着目光灼灼的三人,认命地慢慢吞吞从小窝里爬出来,抖抖耳朵,“嘭”的一个小型烟雾特效后,变成了一个纤细的男孩子。

=口= 

=口=

=口二

三个人类不说话。

乔一帆不大擅长说话,但是看对方阵营的状态好像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出话,他只好鼓起勇气开口了:“你们好,嗯……要喝水么?”

三人还沉浸如梦似幻的震惊中,恍恍惚惚道:“谢谢。”

乔一帆真的转身去给他们倒水,三人才如梦初醒般叫住他:“啊不用不用!”

刘小别疑惑:“小兔子不是不能随便喝水的么?”

王杰希肯定:“嗯,容易闹肚子。”

乔一帆点头:“对,所以我总是很渴。”

高英杰恍恍惚惚。

叶修敲门:“查宿查宿!”

四人(?)瞬间都吓跪了,乔一帆“嘭”的一声又变回了一团灰色小毛球,高英杰想都没想就飞扑到地上想把它藏自己怀里,叶修就进屋了。

叶修一推门就看到王杰希和刘小别围观高英杰扑街的场景,吓一跳:“小高这是怎么了?”

“我……我摔到了。”高英杰趴在地上不挪窝,维持着orz的姿势。

“啊?你俩别光看着呀!扶他起来啊!”叶修看王杰希和刘小别傻站着有点生气,快步往屋里走,“没摔着哪吧?”

高英杰正藏兔子呢怎么扶啊,俩人愁眉苦脸的蹲下作势去扶他,高英杰继续作死:“没摔着!我就……就有点肚子疼,想趴会儿。”

“那也别搁地上趴着啊,多凉啊。”叶修走到他身边想把他扶起来。

“不!!!”高英杰急了,眼一闭心一横:“我就得保持这个姿势才行!一动就疼!叶老师您别管我了!”

“诶这孩子……”叶修还真不大敢动他了,正担心着,王杰希转移了话题:“不是星期二查宿舍么?昨天刚查了怎么今天又查啊?”

“啊?”叶修让他问懵了,寻思了半天:“今天不是星期二么?”

“……”

刘小别掏出手机,给他看日期。

“哦,”叶修点点头,“我忘了翻日历,多过了一天。”(梗戳我

“……那,”王杰希快囧死了,“那今天就不查卫生了?”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么?!”叶修不忘初心,对他歪楼的行为十分不满,“小高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肚子疼了,不是阑尾炎吧?快起来,我带你去看医生。”

叶修虽然平时懒懒散散吊儿郎当的,真到正事儿上还是很认真负责的,但此时高英杰只觉得欲哭无泪,他挣扎道:“不是,我没事儿,真没事儿。”

“这孩子……”叶修无奈,思考了一会儿,迅速伸手在高英杰的咯吱窝挠了一下。

“嗷!!!”高英杰瞬间破功,一个激灵弹了起来。

乔一帆和叶修四目相对了。

经过一番无谓的抵抗。

乔一帆被叶修一波带走了。

 

 

微草宿舍的成员每天经过值班室都能看到叶修叼着烟逗兔子。

高英杰凄凄切切。

刘小别咬牙切齿。

王杰希试图跟叶修交涉,叶修指着学生宿舍管理办法,悠哉地吹了他一脸烟:你们学生不能养,但我是老师。

乔一帆被他养的圆滚滚软绵绵。

看起来过的不错。


——END——


我对大眼是真爱 不是黑 信我

还有 味可滋的新口味 哈密瓜牛奶 超——好喝

请勿转载

 
评论(28)
热度(110)
© 汐宫核桃仁|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