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林】日初出

乐乐生日快乐!

我为乐林耕过地!

我为组织产过粮!

顺便说一句这一天是7月1号 不冷_(:з」∠)_


宣布退役的当天,林敬言失眠了。

他呆呆的躺在床上,虽然觉得有点疲惫,可是脑子非常清醒。刚躺下快睡着的时候起床打了个蚊子,然后他就彻底失眠了。白天面对媒体时的心平气和并不都是装的,告诉队友自己的决定时也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冷静又沉着的态度,他甚至在张佳乐眼圈发红的时候像是置身事外般好声好气的安慰这位经历过一次退役之痛的友人,晚上俱乐部为他举行的送别会上也真情流露掏心窝子的感谢了大家一个赛季的相伴,顺便预祝了未来。这么一天下来,林敬言自己都觉得自己是真没事儿,情绪稳定,心率正常,早点儿睡觉,明儿去机场。

谁想他努力维持的稳定祥和脆的像个肥皂泡,简简单单的就被一只蚊子细细的小尖嘴“啵”的扎破了。

林敬言自嘲的笑了笑,放任思绪漫无目的的零零碎碎回忆着他职业生涯中的片段:张佳乐听说他退役时湿漉漉的眼睛;送别会上秦牧云对他说前辈加油啊;熄灯后张新杰抓到他和张佳乐偷跑出去吃宵夜很生气;情人节活动不好好刷记录,研究了一天新玩法后张佳乐跑来说老林我放个烟花给你看啊;刚来霸图时韩文清对他说别担心;离开呼啸后偶遇唐昊对方想接近又犹豫的眼神,张佳乐在一旁没心没肺的挥手喊他老林老林;在呼啸时方锐洗发水用完了湿漉漉的跑来说老林救我……

还有只出现在他梦境抑或臆想之中的,张佳乐说“好”的样子。

啊啊啊。林敬言有点懊恼的叹口气。

魔障了魔障了。

身上起了一层薄汗,林敬言想着起来开窗户吹吹风会好些,他没有睡觉开空调的习惯,虽然现在睡不着。可是脑子勤快的想了半天,身体却懒的一动不想动,或许是平常顺着别人的意思顺惯了,对自己反倒任性的懒得伺候。

几点了呢?失着眠对时间没什么概念,也懒得伸手拿手机。不明原因的,或许是出汗让他觉得不舒服,抑或只是因为现在是深夜,他莫名的开始自我厌恶,一些细细碎碎的没处理好的小事,九年的职业生涯未曾夺得一冠,直到最后也没能回报队友对他的信赖和期待,天亮之后又该用怎样的表情面对他们……一点一滴的步步紧逼,让他觉得窒息。

“咚咚咚。”有节奏的敲门声突然响起,虽然声音不大,在这万籁俱寂的夜晚却也格外清晰。林敬言吓了一跳,大半夜的谁来敲门啊?现在大概是三……四五点……总之是凌晨,危机感让他犹豫要不要应声,对面先说话了:

“老林,是我。”张佳乐轻声说。

虽然没明白是什么情况,来人是张佳乐也让林敬言放下心来,怕他再敲门惊扰旁人,林敬言立马啥毛病都没了,说着来了来了,利落的翻身下床去开门。

张佳乐一见他表情就生动起来,张嘴就要说话,吓得林敬言赶紧竖起食指放在唇前“嘘”着拉他进屋。

“怎么了?大半夜的?”林敬言关上门问他。

张佳乐却不回答,只是欢快地扶着他肩膀把他往屋里推:“快快快,换衣服去。”

“这三更半夜的?”林敬言疑惑,却也依言捡起衣服往头上套,压根儿没想过拒绝。他本就随和,更何况眼前的人是张佳乐,最爱胡闹、也是林敬言最想纵着他去胡闹的张佳乐。

“什么三更半夜,这都快4点了。”张佳乐顺手拎起裤子给他递过去:“我就知道你没睡。”

“这你都知道?”林敬言系着腰带,随口接了一句。

“睡着了就把你敲醒。”张佳乐毫不担心,振振有词,看他穿好衣服了就要往外走:“走了走了。”

“你好歹等我洗个脸?”林敬言提议。

张佳乐闻言凑过来盯着他脸看了看,转身又走:“洗啥洗,没眼屎,快走了。”

“去你的,”林敬言忍不了了,一把把张佳乐拉回来坐下,自己往洗手间走:“我都闻见你爽肤水味儿了你不让我洗脸。”

张佳乐坐床上踢腿儿:“三更半夜的外面又没人!谁看你洗不洗脸啊!”

林敬言一捧水拍脸上,心想你不是人么?

不做人了的张佳乐非得急着要出去:“那我先下去把车开来,你洗完直接下楼。”

 

林敬言收拾利落下楼,张佳乐已经坐车上等着他了。

“……张佳乐你开半天开个自行车?”林敬言的微笑挂不住了,直接笑开了。

“啧,”张佳乐非常不满,踩着地一蹬就起步了:“瞧不起自行车你自己跟后面跑!”

“瞧得起瞧得起,”林敬言跟着小跑两步跳到后座上,右手自然的环住张佳乐的腰:“师傅咱这是要上哪去啊?”

“带你去感受自然的伟大和生命的辽阔!”司机师傅甩甩小辫子,挺文艺。

林敬言就低着头笑,轻微的颤抖传到贴着他的张佳乐的脊背上,震得胸腔微微的痒。凌晨四点的路上空空荡荡,仿佛整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人,披星戴月的依偎前行。

两人都没再说话,气氛和清晨的空气已经让人很舒服。林敬言吹着风眯上眼,觉得之前心里那些乱糟糟黑漆漆的情绪全都被风呼啦啦的吹远了,变得干净敞亮,心无杂念的。

也就是你了,每次都能这么轻而易举的带我逃出来。

什么都没说出来,什么都没得到,什么都没留下,就要结束了。

也好,林敬言想,好歹有个能逃的去处。

“喂。”单车带起的风呼呼作响,林敬言提高了一点声音。

“嗯?”张佳乐也提高声音回应。

“你会一直这么对我么?”林敬言问的非常纯粹,纯粹到他自己都不大明白意图所指。

张佳乐好一阵没说话,林敬言才反应过来刚才忘了大点儿声,本来就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张佳乐大概没听清,这么想着,张佳乐开腔了:

“说不准啊。”

哈哈,林敬言一下子笑出声,他自己都不明白怎么就这么开心,他就这么笑了好一会儿,然后发自心底的说了句:“好。”

 

张佳乐喊了“老林怎么办我的腿不听使唤了”和“啊我的腿要蹬废了废了废了”以及“我不行了老林回去换你载我”之后,他们终于在海边停车了。

俩人找了个合适的地儿坐下,看着海平线上的橘红色霞光,张佳乐问老林你是不是早猜到了。

林敬言老老实实的说是啊。

张佳乐说嘁。

林敬言无奈,这个点儿往海边跑那不是来看日出还能干啥,他又不傻。

太阳带着一圈耀眼的光晕,终于在海面漏出一个边,张佳乐问那你觉得怎么样。

林敬言这是第一次看海上日出,上一次看日出还是好多年前在天安门,净看人民群众一片乌压压的后脑勺了,哪比现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林敬言觉得他真的感受到了自然的伟大和生命的辽阔,他特别感动的说,很好啊。

日出东方,潮汐起伏,海鸟出巢,阳光照的整个世界都闪闪发光,张佳乐就披着这样新鲜又耀眼的曙光对他说,那我们在一起吧。

林敬言下意识的:“好。”

……诶?!不对!这是怎么回事?等一下!后退一下让我重新看一眼剧情好么???

张佳乐没理他的内心os,开开心心的给了他一个拥抱。

林敬言趴在张佳乐肩头儿,感受到自然的伟大生命的辽阔之后觉得他区区人类在精彩的世界面前是如此渺小,干脆放弃了思考。

 

回去的路上还是张佳乐骑车载的林敬言。


——END——

总算!对这对儿!下手了!

高兴!

\all林大法好/\林林呸咯呸咯/

请勿转载

 
评论(18)
热度(73)
© 汐宫核桃仁|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