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远于】鱼雷后院

雷 真的雷 我亲手搓的雷

我也弄不清是于远还是邹于了……雷这对儿的就别看了啊(虽然整篇都是雷

脑(wan)洞(e)之源是my搭档的一句话



 

邹远懒洋洋的斜靠着椅背,一身新作的龙袍压出了褶也毫不在意,他眯着眼看了看廷下低头站的笔直的男人:“韩文清啊。”

“是。”韩文清毕恭毕敬的双手呈上一个袋子:“皇上,臣来交保护费了。”

小太监接过颠颠的端过来,邹远不甚在意的瞟了一眼,就挥挥手让他拿下去了,“张佳乐既然去了霸图,那就是你们的人了,你也不用太顾忌他曾经的身份,好好对他就是了。”

“是是,老大……皇上您放心。”韩文清一顺嘴,差点咬着舌头。本来大家都是黑社会,打打架喝喝酒收收保护费,多开心啊,谁想百花嫌黑社会不带劲,直接建国了,韩文清一时间改不过来口。

“嗯。”邹远倒是不在意,对他的态度还挺满意的:“退下吧。朕要回房了,昊贵妃啊,昊……诶我昊贵妃呢?”

韩文清很懂事的装作什么都没听见,麻溜的退下了,抱着钱袋的小太监跑到邹远身边小声说:“皇上,昊贵妃今早儿起床就在御花园发脾气,这会儿估摸着半个园子都让他掀了,您快去瞧瞧吧。”

“哦对对对!”邹远一拍大腿,想起了这茬:“摆驾御花园吧。”

邹远一行还没到御花园门口,就听到了园子里叮叮咣咣的声音,好不热闹,光听就知道是唐昊整出来的动静——扔瓦片和摔茶碗是他的两大绝活,除了他谁也没这么大脾气。

邹远叹口气,刚把头探进门,迎面就飞来一只白瓷茶碗,他身形未动,大步向前走着就拔枪抬手将茶碗打成了粉末:“昊昊啊,朕来看你了。”

唐昊本来都有点累了,一看邹远来了立马摔的更来劲了,给邹远吓的不轻:“哎哎昊昊别冲动啊!你手上这是个玉碗!玉的!”

唐昊气死了:“你就知道钱!我跟你从小一块儿长大!青梅竹马这么多年!你居然为了收保护费把我卖了!”

邹远大惊失色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目瞪口呆的看着唐昊,久久闭不上嘴。

“谁……”邹远总算缓过劲儿来,“谁告诉你的?”

唐昊哭哭:“你都不反驳!你都不解释!你都不哄我!算了,我也不稀罕当这劳什子贵妃了,你就把我送出去吧,我要去跟林老师过。”

邹远痛心疾首:“昊昊……”

“报——”一个小太监冲进来:“启禀皇上!蓝雨送的美人到皇城门口了!”

“……昊昊啊,既然你已经想通了那朕也不强留你,去收拾东西吧今天就送你出城。小花子快去把美人给朕接进来!还有……”

后半句唐昊没听清,因为邹远说着话已经走出去了。

 

蓝雨送来的美人可美了,叫于锋,邹远非常喜欢,第二天他是扶着腰上朝的,直接就给封后了,虽然是包办婚姻,但俩人都对彼此十分满意。这会儿邹远在软榻上靠着,锋后在旁边给他剥葡萄。

“皇后啊,”邹远嚼啊嚼,“张佳乐去了霸图,昨天韩文清来送保护费,一下子给了8条小金鱼,好多哦。”

锋后点点头:“真的好多哦皇桑,我们要不要补点儿嫁妆给他们呀?”

“嗯……”邹远思索了一下,点点头:“妥,就把他穿惯了的大裤衩给他送过去吧。”

 

第二天,霸图上下喜迎百花缭乱,邹皇威望UP。

 

 

再说唐昊这边,事情就有点大条了。

唐昊刚到呼啸,心情不大好,跟林敬言打了一架,一个不小心用力过猛,把林老师给打趴了。

林敬言当时就愤怒的夺路而逃,唐昊追了追没能追上,也没太在意,想着等他气儿消了再跟他好好解释。

结果第二天韩文清就来送保护费了。

林敬言的大裤衩都没带走,唐昊看着很伤心,但人都走了,保护费都交了,他再伤心也没辙。唐昊沉着冷静的想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林老师是留不住了,眼下当务之急应该是去哄哄方锐别让他也跑了。这么想着,唐昊一起身……

叶修就来送保护费了。

 

林敬言走的时候唐昊十分难过,韩文清好歹给了他3条小金鱼。

方锐一走唐昊简直痛彻心扉,叶修这个小气鬼只给了20条小银鱼。

唐昊看着准备给他们送过去的包裹想了想,愤怒的拆开飞机盒,捏爆泡泡纸,掏出大裤衩,给自己和小弟一人一条,直接穿上了。

 

 

楼冠宁带着一群小伙伴在微草隔壁划了块儿地盘,起名叫义斩。义斩一成立,楼冠宁就非常懂事儿的去百花朝圣进贡了。

“邹皇万岁万万岁!”楼冠宁呈上一个沉甸甸的袋子,邹远疑惑的瞅了一眼,惊呆了,好家伙!这——么大一袋子小金鱼!

邹远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他很快就冷静下来,请楼冠宁(到一边儿去)喝茶,自己偷偷的和锋后咬耳朵:“皇后啊,你看这个人怎么辣么有钱,富可敌国,朕是不是社稷不保了?好方。”

锋后一听这还了得!赶紧嗦:“皇桑放心!我去搞定他,一定把保护费收上来!”

既然有锋后去交涉,邹远愉悦的就退朝回去打飞碟了,以前唐昊在的时候都是唐昊给他扔碟子,现在换了曾信然,准头差点儿,时不时的会砸到邹远脑门,每每这时,他就会有点怀念唐昊。

“啊好疼!”邹远一分神,捂着脑门蹲下了。

 

邹远那边脑门疼,锋后这边也蛮头痛的——他把百花除了自己和邹远之外的人都提名了个遍,楼冠宁却谁都不要,一直说他的小伙伴够用了。不送人就没法收保护费啊,锋后就很焦虑,答应邹远给他搞定的,办不成就太丢面儿了。而且自从他打蓝雨嫁过来,百花就没再向蓝雨收保护费了,邹远虽然没说过啥,可于锋自己一直惦记着这钱。

于锋急的来回踱步,楼冠宁突然说,我看你不错。

于锋惊呆了:我可是皇后诶,不会跟你走的!

楼冠宁很绅士的,不会一上来就强迫人家,他要先刷一下好感度,便说前两天他的小伙伴在家门口遇见了一只野生的孙哲平,虽然他早就金盆洗手恢复自由身,但好歹出身百花,不如义斩收了孙哲平,这样就可以给百花交保护费了。

于锋一听乐开了花,这保护费简直是白捡啊,他大大的夸了楼冠宁一番,事情就这样敲定了。

三天后楼冠宁来交保护费,邹远一看天呐噜这么多小金鱼,一高兴喝大了,晕乎乎的回去睡觉,楼冠宁又得到了和锋后独处的机会。

于锋有点无奈:“我都说过不会跟你走了,你就别惦记啦。”

楼冠宁掏啊掏,掏出一个盒子打开:“你还记得它么?”

“这!”于锋有点惊讶:“这不是我的大裤衩锋芒慧剑么!”

“是的,我去蓝雨给你把它买来了!”楼冠宁看于锋感慨万千眼泛泪光,趁机握住了他的手:“穿上它,跟我走!”

于锋的情绪一下子激动了起来:“我在蓝雨的时候一点也不皮卡皮卡!我再也不想回想起那段时光了!为什么又让我看到它!呜呜呜我不依我不依!”

于锋挣脱开楼冠宁的手,哭着跑远了,徒留楼冠宁一人呆呆的站在原地愣了半晌,然后愤怒的把大裤衩撕了摔在地上转身离开,走了两步觉得乱扔垃圾不好,又转回来把碎片捡起来了,仔细一看这大裤衩虽然破了,但裤裆还是完整的,裤裆在,大裤衩的灵魂就还在,楼冠宁是个精打细算的人,他把大裤衩捡回了家。

 

锋后擦干眼泪,在树下补了个妆,去找皇上却扑了个空,只好回自己的房间,悄悄的叫了几个黑衣的小伙伴来,严肃的给他们说:“就是明天了!明天我一丢手绢你们就上去把皇上围住,拿刀架在他脖子上的时候小心别伤着他啊,吓唬吓唬就行了,还有速度都快一点啊,不然他掏出枪来……”

“皇后你们在干啥?”邹远迷迷瞪瞪的从床上坐起来,揉揉眼睛:“想反啊?”

几个黑衣人唰唰唰的就飞没了,锋后吓得心脏二尖瓣都要闭锁不全了:“皇皇皇皇上你怎么在这儿?”

“哦,刚才喝多了,大概是走错了。”邹远打了个呵欠:“你想篡位直说啊,让给你就是了。”

“啊……啊?”锋后有点反应不过来。

“都是一家人分什么彼此啊,别在地上坐在了,来陪朕睡觉要紧。”邹远朝他招招手,又躺下了。

于锋感动的爬上床拱到他怀里,抱着他不撒手。

 

第二天邹远又是扶着腰上朝的,非常辛苦。

不过第三天他就不用上朝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居然是happy ending……

自己都吓到了((

 
评论(10)
热度(28)
© 汐宫核桃仁|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