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鼓传西兰花round3

我和搭档是灵魂共同体ヽ(*・ω・)ノ
抬手75级大招+双重控制真是十分的爽23333
巩儿接招接的很棒嘛!德唐我喜!!!!!

焚砚:

直击灵魂的传递,一群不务正业的文手画手,来看看大家都从上一棒的灵魂里get了什么吧!(欢迎在评论中留下创作的心路历程


【从前我有一群写文/画图很好的朋友[蜡烛][蜡烛][蜡烛]】




第一棒 @汐宫核桃仁 





第二棒 @高英杰的魔法帽  (灵魂gif,不动戳这里






第三棒@me





第四棒 @边城有泽 





第五棒 @夏黯 


气冲云水走在去竞技场的路上,忽然听到头顶树上有人唤他:“云水~”


这个自带波浪线的调调全荣耀也只有一个人,气冲云水立刻后退了一步,正看见防风从他头顶的树枝上倒挂下来,凌空一翻落在他面前。


“云水别走呀~你这是要去竞技场?”


气冲云水心里一咯噔,他昨天就被这个暴医逮着竞技场到大半夜,真不想今晚也被困在竞技场。于是本能地就想拍一击近身推云掌,然而防风速度更快的直接开了天使威光。他暗叹一句不好,按着两人现在这个位置和距离来计算,他会被刚好击退到树前。


防风一步跃到气冲云水身前,单手撑在树上,将气冲云水困在自己身前,眼睛一眨做出一副哭唧唧的捂心口受伤样,顺着就往人身上靠:“云水我好伤心,你竟然要打我。”


气冲云水内心黑线,防风你能不能有哪次演的正常点儿,这么浮夸真的受不住啊。不过他表面上还是平时的一副冷淡样儿:“没有。”


防风伸出指尖绕过人颊边碎发,贴着人轻言耳语:“我还记得昨天打架的时候你把我拉进怀里好几次……”


气冲云水内心刷了满屏檀木,WTF捉云手而已你要不要说的跟我调戏良家妇女似的……不成,这以后出门真的得看黄历。但是他仔细一想,今天这日子也不太对啊:“你今天不是和蓝雨比赛?”


“不,今天我弟出场。”防风沮丧地把脑袋耷拉到气冲云水肩膀上,一脸郁闷,“他们全跑了留我一个人看家,今儿这么半天都没有BOSS,焚香还被送去换装备了,也没人陪我打架。”言罢凑上来,桃花眼一挑一副平时勾搭人的模样,“云水跟我组个队呗~?”


气冲云水对着组队申请犹豫了几秒,还是进了组。他一进组,防风就停止了那个壁咚的姿势,抬起十字架给气冲云水刷了一个特效是粉嫩小爱心的祝福BUFF和一个小回复术。


与此同时,防风嘴里自动念出两句技能喊话。


“来我碗里吃掉这个祝福?~”


“受了我的奶,就是我的人~”


……


气冲云水立刻就想摘了身上和这人的同队标志。


防风赶忙一把按住他手:“别别别,我只是刚刚自己玩儿忘记关喊话了。”说完后防风笑嘻嘻地顺着摸过气冲云水的手,“美人儿千万别在意啊~”


这也是个他已经习惯了的调调。气冲云水沉默了一秒,决定不理人,转身往竞技场走了。


“唉美人儿等等嘛~”防风赶紧追上去,“准备怎么打啊?”


气冲云水脚下顿了一步,瞥了人一眼,语气平淡地吐出四个字:“先杀治疗。”




第六棒  @Akasha' 





第七棒 @云斛 





第八棒 @云山青冈 





第九棒 @一夜八荒🐟 





第十棒 @鹤甜甜圈 






第十一棒 @飞棱 


魏琛推开训练室的门,先看到的还不是黑暗中光芒耀眼的电脑屏,偏是一点闪闪烁烁的红光,配上空调和空气净化器都奈何不了的浓郁烟味儿,他就知道找对人了。


“不说定的是明天的机票么?行李不收拾了?不收拾老夫给你一总送去垃圾站卖了。”


“收,怎么不收。”叶修在黑暗里冲魏琛摇了摇手里的东西,“该带的都带了,衣服我穿一身走就行,反正叶秋早在B市准备好让我脱胎换骨重新做人,我带什么东西回去都是给他扔了的命。也就是这点东西他不会下手了。”


黑暗里魏琛什么也看不清,索性一掌拍在电灯开关上。上林苑这边的训练室在装修时吸收了网吧训练室的教训,灯光相对柔和,但对于长时间潜伏在黑暗里打游戏的叶修来说,无异于镭射死光,他惨叫一声,果断的双手离开键盘,不及捂住双眼先举手投降。


魏琛劈手把他手里摇晃的玩意拿来一看,默然。


看着是几张卡片,他还当是账号卡呢,摊开了一看,一刀卡里银行卡身份证医保卡B市公交卡一应俱全,再佐以桌上放着的,昨天陈果红着眼睛封给叶修的一个红包,这行李,确实是在精不在多,精的让人根本丢不掉了。


“怎么,账号卡不带回去了?”


“带回去干什么?”叶修失笑,“要打荣耀起码还得带个读卡器回去,再说了,我带谁回去?君莫笑?王大眼不得吓死了,保不齐第二天就要带他家孩子来作遗体告别仪式了。”


“瞧你堕落的,还怕王大眼?带!当然带。老板娘根本就没把这卡当战队资产,我看她其他事儿办得倒是有模有样,这事儿,她怕是一直把君莫笑当你的卡了,就跟第一回‘叶秋和一叶之秋’似的,再来一回‘叶修和君莫笑’,她理智上都明白,感情上绕不过弯,害怕自己有一天走了陶轩的老路。”


“我跟老板娘分析过,兴欣和嘉世不是一个事,会不会重演当年的情况全看她自己的想法,她不想,那就不会。战队有战队的规矩,卡终归是要留下的,不管未来有没有选手用散人,或是哪个俱乐部砸高价要收君莫笑,这全是联盟里的事情,我已经是外人了,不便介入。”


“熊啊,你这娃真够熊的。当年瞅着你的一叶之秋气焰嚣张,还有小弟为虎作伥,再想不到今天听你这么说。”


“沐秋的事另说,论堕落,老魏你也是个局外人了,二次退役,酸爽么?”


“滚,老夫当初可也是神一般的少年。”魏琛索性不装逼了,拿过叶修顺手扔桌上的烟抖出一根,眼神扫过去,明明白白告诉他“不服憋着”


“是哦,你当初也是我的翅膀。带我装逼带我飞,可惜阴沟里翻船栽了。”


“几百年前的事儿了讲什么讲,胡说什么真话。”


“啧,你现在还真是折翼的天使了。”


 


荣耀对于旁人来说,也许只是一瞬间的事儿。


对于他们,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人生一段征程。


长篇大论不如匹夫不提当年勇,该回来的人,终究要回来。该荣耀的,终归属于荣耀。




第十二棒 @残疾妖客 


王杰希进来的时候,训练室里只剩下邓复升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头。他走上前去,看见电脑上的人物界面里,独活一手持剑一手持盾,是和它的操作者如出一撤的沉稳可靠。


“怎么还不收拾行李?”


原本坐着一动不动的邓复升闻声抖了一抖,他摘下耳机,朝身后的人笑了笑:“队长。”


“我去你房里找你,你不在。”王杰希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明早不是还要赶飞机吗,现在已经十一点了。”


“东西早就收拾好了。反正都要走了,最后再看一看。”


说着他把耳机放到了一旁,只是看看角色,听不听声音都没有妨碍。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训练室里只有这台电脑发着光,映在邓复升脸上,平和又安然。王杰希一只手撑着头,靠在椅背上陪他看他们都熟得不能再熟的独活的造型。屏幕里的骑士和圈里的其他骑士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一样银白的装束,一样凛然的姿势,他们恪守着同样的骑士法则,站在队伍的最前方为队友抵挡来自地方的炮火刀枪。身后的挂钟忠诚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滴答声一下接着一下,每一个节拍都踩得不急不缓。黑暗的房间里依稀响起了一声极轻的叹息,右手握着鼠标轻轻动了动,光标准确地停留在了“X”的符号上,邓复升关掉了人物界面,点开了系统界面,找到了“退出游戏”的选项。


“舍不得了?”


这一回不再有停顿和迟疑,邓复升退出了游戏,看屏幕上的图案已退回到系统默认桌面,他微笑着拿下了一直插在荣耀登录器上的账号卡:“多少有一点吧,不过这样就挺好的了。”


王杰希没有和他说你可以再留一年的废话,也没有问他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邓复升从来就是个脚踏实地的人,什么决定都是再三考虑确认稳妥后才定下的,他的未来轮不到任何人来替他操心,也不需要什么额外的挽留惜别。此刻他坐在这里,没有离开的惆怅,也没有奔向新未来的憧憬,他就和来时一样低调得从容,仿佛这次离开只是一次在普通不过的远行。有人说他是个没什么心气的老好人,可数年如一日默默的低调勤勉,又何尝不是一种骄傲与坚持?


带着薄茧的手指细细划过卡面,邓复升低着头,最后一次看了看“独活”的账号卡,然后抬起头,郑重其事地把它放到了王杰希的手心里:“队长,以后又要交给你了。”他合上了王杰希张开的手指,又轻轻把手松开,“这些年,承蒙队里的照顾了。”


“没有什么照顾不照顾的。”向上的拳面翻了过来,王杰希定定地看着邓复升,语调和平时没什么分别,“你一直都是微草的一员。”


邓复升笑了:“对,虽然以后就不是了。”


他关了电脑,走廊上传来的光已足够照明他们到门口的路,邓复升站了起来,听见旁边同样响起有人站起的声响。


“就算名义上已经不是了,微草也永远留着你的名字。”王杰希站的位置正好背光,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可听声音,却分明是带笑的,“不走出去看看吗?”


他愣了一愣,向门外走去。刚踏出门口的时候,走廊过分明亮的灯光让他下意识眯起了眼,可眼前的一幕很快又让他慢慢睁开了眼睛。


在他的面前,以高英杰为首的其他微草队员们整齐地站在走廊中间,整整八个,一个不差。微草未来的核心此刻看起来有些局促,可在看见邓复升出来的一瞬间,他咬着嘴唇,亮着眼睛笑了起来。高英杰上前一步,弯下腰,认认真真地鞠了一躬。


“邓副,谢谢你。”


站在后面的队员们也跟着鞠躬致谢,动作不怎么齐整,声音也没有合上拍。邓复升站在原地,白色的灯光下,他的双眼看起来分外明亮。


是啊,他一直属于这里。


属于微草。


也属于荣耀。




第十三棒 @宁虫书 










评论(2)
热度(74)
© 汐宫核桃仁|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