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策】霁雪

生日快乐 爱你们w


 

虚空山上常年弥漫的水雾在清晨更浓上几分,凛冬的寒意总是让水汽散的很慢,旁边还有泉眼源源不断的冒出新水,给周围的枯草都覆上了一层白霜。

这处泉眼是虚空山灵力最强的一点。吴羽策轻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抬手挥刀,一串流畅漂亮的动作之后,他的刀尖定在刚开的鬼阵中心:“现。”

然而阵中安静如鸡,嘛也没出现。

“干。”吴羽策失望的皱皱眉,但也没多大情绪,毕竟他已经习惯了失败,上次在鬼阵中看到东西都要追溯到刚开始学鬼阵的时候了,那时他还能勉强开出低级的鬼阵,虽然一直勤加练习,却也没有太明显的进步,去年的阵鬼资格证考试上在众目睽睽之下面对空无一物的鬼阵时的凄惨场景,吴羽策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然后从考试到现在一年的时间,吴羽策开鬼阵的成功率保持在了完美的零记录。

 

 

阴阳两界,依存而生,本应对立统一和谐稳定互不牵扯,然而总有一些违法乱纪的魑魅魍魉鬼魂幽灵留恋阳间,有意无意的成为危害安全的社会不稳定因素,解决这些问题的,就是各类术士了,其中最强最常见的分别是:阴阳师、鬼剑士和驱魔师。

放眼术士群体,阴阳师是当之无愧的业界顶端,体质得天独厚,不仅自带阴阳眼,还有各自不同的灵力,式神符纸阵法都耍的溜溜的,见谁干谁,一人就能组成对城宝具。不过是靠DNA吃饭的种族,数量稀少,在整个术士界仅有1%,UR级别的存在。

驱魔师与阴阳师截然相反,他们几乎看不到阴界之物,本身的五感与常人相差不多,但擅长使用工具,咒符镰刀驱魔粉羊屎球(。),各种魔力道具一挖一麻袋,类似于依靠装备过冬的北方人。由于眼神不好,业务对象又只是魑魅魍魉,所以工作方式基本都是AOE——因为看不到,那就只能杀干净了,十分的暴力美学。

鬼剑士是介于阴阳师和驱魔师之间的通灵体质,除了特别爱嘚瑟的大妖怪,他们一般不能直接用肉眼看到鬼魂,却可以在固定范围开出鬼阵,然后通过鬼阵的力量将附近的鬼魂召唤到阵中使其现身。鬼剑士的业务范围与驱魔师互补,定位在对阳界尚有留恋的人类亡灵,见到之后一般可以通过交流解决大部分问题,解决不了的也没关系,砍两刀就好了。

吴羽策是个擅长耍大刀的鬼剑士,他的大刀耍的在整个虚空山都数一数二,师傅都夸他是天才。然并卵,他开不出鬼阵,就无法成为能独当一面的鬼剑士。

天才第一步,没有纸尿裤。

所以师傅的第二句话就是:小吴你要不要转行去驱魔。

吴羽策连连摇头,不要不要的。师傅一脸严肃的说你这样也不是办法,给你一年时间,下次考试你要是还开不出阵,就必须转行。

一年之约转眼而至,考试就在下周,天才少年吴大刀瞅着那不存在的鬼阵发了会儿愁,苦恼的回房间了。

然后吴羽策就懵逼了。

他的床上躺着个陌生的男人。

虚空山虽大,山上的人其实并不多,大家都相互认识的,山下也设有严密的结界,不可能有外人进入的。

所以这个……躺在他床上看书的男性,其实不是人,而是个大妖怪?

吴羽策冷静的分析了一下眼前的情况,感觉不能硬刚,他刀玩的再溜也只是个没出师的鬼剑士,而对方是个连身形都不屑于隐藏、不脱鞋就敢往人床上躺的嚣张妖怪。

“咳,你好……”吴羽策慎重的把视线偏向另一侧,不去直视对方的眼睛,“能不能麻烦你让一下?”

吴羽策用余光悄悄观察对方,一开始毫无反应,过了一会儿才大惊失色的弹了一下坐起来,用大幅度的动作四下环视。

“别找了,就说的你。”吴羽策忍无可忍的对上他的视线:“我要叠被子,再晚一点赶不上早饭了。”

“天呐!!!”大妖怪一脸激动地快哭出来的表情“你终于!能看到我了!!!”

看起来无害啊。

吴羽策松了口气。

 

 

大妖怪自我介绍说他叫孙翔,很久之前就在虚空山了,可是人们都看不到他,也没见过别的妖怪,每天都很无聊。

“你也挺不容易的。”吴羽策有点心酸,彼岸之人的时间观跟现世之人的是大不相同的,人类的一生对他们而言不过弹指一瞬,孙翔说很久,那怎么也得是个百年套餐了,这么久没跟人交流过,只能当个旁观者的心情,一定是他无法想象的寂寥。孙翔看起来激动到有些夸张的神情和动作大概不只是因为终于有人能和他说话的兴奋,更是由于太久没人看到他使他忘记了要对感情的表达加以控制,“你在虚空山呆了几百年了啊?”

“几百年?”孙翔很惊讶,连连摇头:“不不不,哪有那么久啊,也就一两年吧,撑死了不到三年。”

“……”吴羽策很是心塞了一下,转念一想一两年也挺长的了,不算太浪费感情,于是重拾了聊天的热情:“那你这一两年怎么过的?”

“我想想……”孙翔努力的回忆了一下:“一开始是登山,登了个遍结果从哪儿都出不去。”

“对啊,有结界的。”吴羽策点头,“然后呢?”

“然后我发现后山的酸枣很好吃啊!”孙翔一拍大腿:“那个小小的酸酸甜甜的!特别好吃!不过我昨天去看还没大熟,等过两天带你去吃。”

“鱼塘东边那片树林么?”

“不是,那边你没去过,得绕过去的……”孙翔比划了一下,想起了正事儿:“哎你是不是该出门了,这个点儿了。”

吴羽策一看还真是,赶快提着刀出门了。

孙翔特别自然而然的就跟着他出来了。

“你干嘛跟着我?”吴羽策纳闷。

“我……”孙翔一脸莫名:“我每天都跟着你的啊。”

“啥?”吴羽策脸都绿了:“每天?”

“一个人待着很无聊啊,跟着你比较有意思。”孙翔说着,见吴羽策脸色不对,赶忙安慰他:“你不用这么惊恐,我不偷看你上厕所的,就跟着你走走看看,不过你前两天……哎?!”

前一秒还呆在鞘里的太刀突然停在了孙翔颈边,吴羽策黑着脸:“你看到什么了?”

孙翔愣了一下,非常耿直的开口:“你这个刀是斩鬼用的吧?砍不到我的。”

“胡扯,你肯定不是人。”吴羽策根本不信。

“我当然不是人。”孙翔抬起一只手毫不犹豫的攥紧了刀刃,吴羽策被吓了一跳,然而预想中血肉模糊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孙翔把完好无损的手掌伸到他面前:“我是神明。”

吴羽策不可置信地抓住他的手仔细看,俩人同时“卧槽”了一声,吴羽策疑惑地抬头看孙目瞪口呆:“你居然能碰到我了?!”

“……能看到当然就能碰到啊,你是不是傻?”

 

 

吴羽策在“怎么可能有这么不靠谱的神”和“孙翔看起来实在不像会撒谎的”之间选择了相信后者。接受了这个设定之后,他又回到了自己的节奏,开始了今天的鬼阵练习。

“神啊,”吴羽策看着空荡荡的地面,转头吆喝孙翔:“我开不出鬼阵。”

“我知道啊,”孙翔点点头,“我从来没见你开出来过。”

“那你倒是帮个忙啊,神。”吴羽策病急乱投医,“下周就要考试了,再开不出阵这行我就没法干了。”

“说的跟你真打算去当驱魔师似的。”孙翔白了他一眼,“天天看着你我还能不知道你什么打算。”

没错,吴羽策压根没想过转行。

“是,如果这次考试不过,我宁可当个半吊子去和阵鬼合作,但那不是长久之计。”吴羽策捏紧了刀柄,太刀随着他细微的动作闪烁着寒光,“今年不行还有明年,要等更久一点也没关系……早晚有一天我能开出大鬼阵、考取资格证、当上鬼剑士、走上人生的巅峰!”

“好好好!这个愿望我收下了!”孙翔啪啪啪的鼓掌,喜上眉梢:“回头记得给我补柱香。”

“……你怎么这么高兴?”吴羽策感觉他笑的别有深意,感觉有点诡异:“你又不是我妈。”

“吃饱了当然高兴,我是神啊,以愿望为食的。”孙翔眯着眼睛,像只吃饱喝足后心满意足的猫。

“哦,吃都吃了,你快帮我把愿望实现了吧。”

“要是能这么简单我早帮你了。”孙翔一脸无奈。

百万神明,浩如烟海,各司其职。除了广为人知的几个高等神明之外,其他普通神的能力范围都十分有限,不能想干啥干啥的。

孙翔的能力是结果引导。简单的来说,是在人做出决定后让其导致的结局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现实,类似于酶或催化剂的存在,最终目的是为人节省时间。

孙翔是个爱岗敬业的好神明,然而在引导了几次成功的结局后,人们把他误认为是能带来好运的福神,对他的信仰高度膨胀,尤其是在越云降临之后,孙翔名声大震,信仰值达到了巅峰。

“不过该来的总会来的,我上一次降临的地方是嘉世。”孙翔扶额,“接下来的故事你都懂了。”

“嘉世垮了,所以你的……信仰不足?”吴羽策咋舌,孙翔这真是够倒霉的。

“岂止是不足,根本就是信仰崩塌,我差点直接消失。”孙翔一脸心有余悸,“还好有你,想当鬼剑士的愿望一直都在,我一小口一小口吃到现在才留存下来,你要是中途放弃,我大概就真的消失了。”

“……太好了。”

年复一年的坚持却毫无进展,成功或许仍然遥不可及,然而孙翔的存在却告诉吴羽策,他的努力并不是毫无意义。

能坚持下来,真好。

“你不会消失的。”吴羽策认真的看着孙翔许诺:“以后你要是再遇上这么倒霉催的事儿,来找我就行。”

“……你别咒我啊!”孙翔琢磨着这话不大对劲。

“你是时钟的付丧神?”

“不是,那是张新杰。”

 

 

夜幕沉沉,万籁俱寂。

吴羽策:“我要睡觉了。”

孙翔:“哦,晚安。”

“……我的意思是让你从我床上滚下去!”吴羽策忍无可忍的掀被子坐了起来,本来折腾一天挺累的想好好睡一觉,谁想他刚往床上一躺孙翔就跟着熟门熟路的钻进了被窝。吴羽策的床是单人规格,一人睡挺宽敞多个人挤得慌,再加上孙翔为了跟他共享枕头和被子,更是整个人都贴在了吴羽策身上。

“凭什么?!”孙翔震惊:“我一直睡在这里的!我不滚!”

“凭这是我的床,而且你现在有实体了好么,哪能跟以前比!”吴羽策头疼:“你这是鸠占鹊巢你知道么。”

“我不是鸠,我是神。”孙翔把被子抱的更紧了,“神做什么都是对的。”

吴羽策想了想,叹口气跳下床穿鞋穿衣服了:“你先睡吧,我明天再找一床被褥回来。”

“你去哪儿?”

“我找地方凑合一晚上。”吴羽策穿好鞋子站起身,手腕却突然被抓住了,接着背后覆上另一个人的重量,孙翔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温热的气流挠的他耳朵尖痒痒的:“那个地方的话,就不用去了。”

“你……”

你说的是哪儿?你知道什么?你都看到了么?最终吴羽策还是什么都没说,后颈被吮咬的触感已经让答案昭然若明。

孙翔一上来就找到了他的敏感带。

吴羽策转身迎上孙翔的怀抱,重新回到了床上。

他觉得很渴。

 

 

付丧神不是神,为什么烦人精就是呢?

“吴羽策,吴羽策,醒醒!起床啦!”

吴羽策挣扎着把头埋进被子。

睡过之后孙翔愈发嚣张了,天天游手好闲混吃混喝,一天三顿一顿三碗,吃的比吴羽策还多。可事实上,孙翔根本不需要吃饭,也不需要睡觉。

“你这算是浪费粮食吧?”第一次吃饭时,吴羽策就提出了深刻的问题。

“你怎么能这么说?”孙翔很受伤:“我都一年没吃过饭了,只能吃野酸枣!生鸟蛋!生玉米!这根本不是人过的日子!”

所以为什么这么执着非要吃……吴羽策怀着关爱傻狍子的心情,默默给孙翔添了第三碗饭。

浪费粮食就算了,明明是个神,可是除了会隐身之外基本没有不像人的地方,神力几乎没法使。昨天晚上俩人蹲屋里煮火锅,锅煮的慢人吃的快,吴羽策就叫孙翔使用节省时间大法让锅快点开起来。

“开……开玩笑呢你!”孙翔抢走吴羽策筷子上半生不熟的肉重新扔回锅里,“不能这么用的。”

“为什么?这可是火锅啊!你居然舍不得把神力用在火锅上?!”吴羽策痛心疾首。

“当然不是舍不得!我巴不得它快点儿熟,可我这是被动技能啊……没法主动用。”孙翔泪流满面地搅锅子。

“那你平常是怎么工作的?”

“就……搁那儿呆着,随便干点儿啥打发时间,然后等结果出来就可以走了……”

……要你何用?

吴羽策在半梦半醒中迷茫的思考了许久,发现孙翔的优点只有好看和好睡两种。

这哪里像供奉神明,根本就是包养小白脸。

吴羽策彻底被小白脸吵醒了,崩溃的睁开眼:“吵死了!你到底想干啥?”

“啊!”刚晨跑归来的孙翔脸颊红扑扑的,看到吴羽策终于醒了,兴高采烈地摇着他的肩膀大喊:“吴羽策!你家猪生了!!!”

“……什么鬼?”

 

 

不知何时降落的大雪带来了一个纯白的清晨。吴羽策醒来时太阳还躲在云层后面,雪却已经停了,只有风吹落一点树上的积雪,细细碎碎的在窗口悠哉地飘扬。

“怎么醒着么早?”孙翔打着呵欠看了一眼窗外,兴趣缺缺地蹭过来抱住了吴羽策,下巴搁在他肩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闭上眼,像是又要睡着了——他没睡醒的时候会很黏人。

“考试就是今天了。”吴羽策没嫌孙翔沉,任他挂在自己身上。

“哦,那今天就是结果了。”孙翔终于清醒了一点:“成败在此一举。”

“可我还是开不出鬼阵啊,整整一年了,一次没成功过。”吴羽策叹口气,因为孙翔的存在,今天一旦失败,他就连继续努力的意义都没有了,也是挺残忍。

“你一年前开出来过?”孙翔纳闷:“我天天跟着你从来没见过啊?”

“开出来过啊!”虽然是低级的但蚊子再小也是肉啊,吴羽策据理力争。

“哦……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是在山顶,看你拿刀比划了两下可是啥也没有,后来才知道你那是在开阵……然后到现在也没见你开出来一次。”

“山顶?山顶是考场,每年考试的时候才开放一次,我去年第一次考阵鬼资格证……你是那时候才来的虚空山?”吴羽策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卧槽……”孙翔彻底清醒了,松开吴羽策:“我知道怎么回事了。”

“去年的考试,你不是没开出鬼阵,相反你不但开成功了,还开大了,我当时正好路过力量又弱,就这么被你召唤过来了,只是当时没人看的见我。”

“这一年里你开不出阵只是因为我一直都在,你的那点法力就都用来养我了,根本不够开不出新的鬼阵。”

吴羽策已经意识到孙翔接下来会说什么,他张了张嘴,却找不到打断他的理由。

“所以,只要我离开这里,切断跟你的联系就可以了。”

“……原来如此啊。”

原来我是为了送你离开才与你相遇的。

“……山下有结界。”声音有点抖,吴羽策闭上眼睛做了几次深呼吸,再睁开时语调已经平稳如常:“我送你下去。”

孙翔微笑着点点头:“好。”

这才像个神明的样子。

 

虚空山顶阳光明媚,映着冬至的新雪明晃晃的发亮。

吴羽策走进考场,心情前所未有的平静。他挥出太刀,正如他曾千百次练习过那样。

紫黑色的烟雾翻腾,魑魅魍魉竞相现身。

一场盛大的鬼神盛宴。

 


“有缘再见。”


——END——


欠费断网真真是第一生产力(。

今年份的正常都用在这儿了(。


 
评论(12)
热度(64)
© 汐宫核桃仁|Powered by LOFTER